自己觉着演阿娘便是演爱,日久天长

图片 14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咏梅》

第69届柏林电影节闭幕 《地久天长》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奖
分别由王景春与咏梅获得

图片 1

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后,更多的人重新认识了咏梅这位优秀的中国女演员,同时也惊讶于她的低调。归来后有记者问她,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不争不抢,跟名字有关系吗?咏梅温婉地笑,“硬要说有就有吧,但应该……还是没什么关系的。”

王景春手捧银熊 先发朋友圈

当地时间2月14日,《地久天长》剧组集体 亮相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全球首映。

咏梅是父亲起的汉名,在此之前,她的名字是森吉德玛,出生于内蒙古。不过她的身上却流露着江南女子似的温婉娴淑,说话柔声细语,眼神里又满是从容坚定。

王景春与咏梅获封本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

图片 2

图片 3

都说柏林电影节是中国影人的福地,对王景春来说尤其如此。2014年他第一次以《白日焰火》参加柏林电影节,这部影片就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男演员奖。今年,王景春第二度以《地久天长》参加柏林电影节,最终他以此片获封最佳男演员奖,咏梅以此片获封最佳女演员奖。这是继2011年《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和2015年《45周年》之后,又一部同时拿下这两个奖项的影片。

《地久天长》海报

《地久天长》剧照,咏梅饰演王丽云

都说今年柏林电影节是中国电影的“大年”,两座银熊奖奖杯在手,果然不负众望。

图片 4

咏梅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家庭。父亲的人生就好似《地久天长》中的刘耀军,身为大学生,却因家庭成分不好,被分配到国资建筑公司做电工,常年做着野外搭架工作,后来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电力工程师。“他不是一个没有能力让自己物质富足的人,只是不选择那样的生活,而是以一种超脱的姿态活到了最后。”咏梅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有佳绩

《地久天长》剧照。主演王景春片中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渔场工人。

2014年,咏梅的父亲离世,在之前的一年她刚刚失去了母亲。至亲的接连离去让她有些难以承受,关于“失去”,这是她人生中体会最深刻的一次。为此她沉寂了四年,几乎没有接戏。发了胖,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后来找她补拍的镜头也没法用上。等到王小帅把《地久天长》发给她时,她已经四年没有读过完整的剧本了。

《地久天长》获两项“最佳”

图片 5

咏梅的银幕形象,多是“贤妻良母”的样子,她接拍过四十多部作品,绝大部分都是电视剧。2004年《中国式离婚》里被丈夫背叛却又敢爱敢恨的知识女性肖莉是之前她最深入人心的银幕形象。

《地久天长》讲述了两个家庭因为一次意外而生缝隙,其中一家由北方远走遥远的南方,相隔三十年后再度聚首的故事。时代洪流下,每个人都历经沧桑,秘密也终因年轻一代的坦荡而揭开。

咏梅饰演他的妻子,戏中的她沉默寡言,面对很多挫折都非常隐忍。

《地久天长》里的咏梅也是“贤妻良母”,又是独一无二的。总是沉静地跟在王景春饰演的丈夫身后,王景春是主导者,咏梅则不动声色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争不抢,不离不弃。王小帅导演说,“他们不存在说什么‘飙戏’,他们就是那一对人物。”

《地久天长》是导演王小帅《家园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他阐述自己创作初衷时表示,“生命只有一次,而告别竟如此漫长”。与王小帅以前的作品相比,《地久天长》时间跨度更长,叙事背景也更为宏大。之所以选取跨度三十年之久的时间横轴,王小帅表示是因为“每一次的社会变迁,都会给每个人的生活,甚至一生的命运带来影响”。

图片 6

图片 7

在赛果公布前,《地久天长》海外预售成绩已经是本届主竞赛单元作品中的最佳。除美国正在竞价外,全世界各国版权基本售罄,法国的版权销售远远超出了预计价格,在德国的拷贝发行数量也大大超出了艺术院线标准。

主演阵容中最年轻的王源,在片中饰演王景春的养子,他直言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挑战很大。

《地久天长》剧照,该片导演王小帅曾说,王景春与咏梅之间不存在飙戏,他们就是一对人物

王小帅导演的作品曾两次角逐柏林电影节——2001年的《十七岁的单车》获得了评审团大奖;2008年时,《左右》荣获最佳剧本奖,成为唯一角逐金熊奖的华语片。

图片 8

演一位母亲,对咏梅来说不是没有难度,她自己没有孩子,接到剧本之后,去亲戚家带了20天三岁的小侄子,每天被精力旺盛的孩子累到虚脱,孩子嚷着要妈妈不要姑姑的时候也有小小的伤心;到机场分别的时候孩子不舍大哭,她心里也有无限柔软和不舍。在拍戏期间,咏梅还请假回家看了一趟侄子,“我也想他,他也想我,见不着就没着没落的。你可想而知,如果要是跟自己的儿子十几年不见,我觉得我就要死掉了。太痛了。”咏梅说。

在主竞赛单元的16部影片中,《地久天长》是压轴放映,这部催泪作品也在映后收获了一致好评,有媒体评价说:“王小帅将所有个人和社会政治的线索,整合在一个通俗易懂的故事中。”德国柏林勃兰登堡广播电台在评论中说:“3小时的电影一点不觉得冗长。王小帅奉献了一部杰出的、情感浓郁、条理清晰、技术上近乎完美的电影。”《银幕日报》评论称影片的野心点亮了柏林电影节。文章写道,影片的叙事达到了“在情感上动人,在历史层面又发人深省。这无疑是一部内容充实大胆而又引人深思的电影”。

当地时间2月16日,德国柏林,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闭幕式。《地久天长》包揽影帝、影后,演员王景春、
咏梅在后台手捧银熊奖杯合影。视觉中国 供图

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颁给这给49岁的女演员,她的事业从未大红大紫,甚至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演电影的女主角。这其中有机缘际遇,也有部分是自己的选择。早年拍电视剧,《中国式离婚》《悬崖》都是颇有口碑的作品,咏梅也有过一定的知名度。从外贸公司职员到走在路上能被人认出来的女演员,咏梅感受过自己内心的“欲望在膨胀”。她对此保持警醒,“这很危险,有可能会吞没一个人。”此后,她将手机设置成呼叫转移,只通过短信跟外界联系,十五年来,一直如此。

王景春和咏梅两位主演的表现更是得到认可,《综艺》杂志夸赞说在咏梅的脸上可以读出许多细微的感情,而王景春展现了普通人的善良。

图片 9

有时候,她像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人,这些年她的戏份不多,但对角色的认真劲儿依旧。有时候在现场觉得剧本不对想提出自己的意见,或者是想和合作的对象交流走戏,却被认为是“浪费时间”。这样的经验让她对对接戏越来越挑剔。

最终,两人分别拿下最佳男女演员桂冠,也是众望所归,如评委之一德国女星桑德拉·惠勒所说,银幕上几乎没有人可以像王景春与咏梅这样将一对夫妻演绎得如此自然。

《地久天长》剧照<>

咏梅曾总结自己的演艺生涯是“没有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没有一鸣惊人的轰动效果”。做好普通人,演好普通人,不去争不去抢,适合你的角色不会错过你的回应。

平常心

北京时间2019年2月17日凌晨,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闭幕,中国演员王景春、咏梅凭借《地久天长》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奖两座银熊奖杯,创下华语片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的新纪录。该片由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执导,讲述了两个家庭长达30年的悲欢变迁。

对手戏就是要相互成就的

不管火不火我还是王景春

《地久天长》历经4年时间拍摄完成,是导演王小帅继2015年《闯入者》后的全新电影长片。在这部长达3小时的作品里,王小帅干净利落地让观众“经历了”影片主人公30年的人生旅程。

澎湃新闻:《地久天长》是你第一次做一部电影的女主角,压力和成就感会一样吗?

获奖后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新科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获得者王景春笑说:“发朋友圈啊,告诉所有人。”

影片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两个中国家庭的故事。王景春饰演的刘耀军与咏梅饰演的王丽云同是工厂职工,他们与李海燕一家同住在单位宿舍,两家人的孩子也是同月同日生,关系非常亲密。不幸的是,在一次两个孩子去水库玩耍时,王丽云的孩子刘星意外溺亡。失去独苗的一家伤心欲绝,最终选择远走他乡,并收养了一个男孩。30年后,王丽云与李海燕两个家庭再度重聚,每个人都历经沧桑,秘密也终因年轻一代而逐渐揭开。

咏梅:压力并没有不一样,或者说在这部剧里做主演,我是没有压力的,因为有好剧本好导演。因为我相信它一定会完成得好。

王景春,对多数观众来说可能有些陌生,有时还会被很多人误认为是“道哥”刘桦。这位自称“长得有点着急”的演员,在庞大的演艺圈中可谓是深藏不露,2013年,王景春以《警察日记》获封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今年则以《地久天长》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桂冠。能拿奖固然开心,但王景春也再次强调,不管火不火,“我还是我”,荣誉不过是对自己的肯定,一切都没有变化,他永远会记得老艺术家向他示范的“戏比天大”的道理。

《地久天长》是王小帅《家园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在谈到创作初衷时,王小帅表示:“生命只有一次,而告别竟如此漫长。每一次的社会变迁,都会给每个人的生活,甚至一生的命运带来影响。”

成就感上是非常有感受的,因为你非常完整地去完成了一个角色,而且还拿了这么高一个荣誉,所以觉得好满足好安慰。

王景春之前曾在《我11》中扮演父亲。这次在《地久天长》中依旧扮演父亲。“不一样的是《我11》是1976年,是讲那一年发生的事,这个是讲从1980一直到2012年30多年的事,这30年经过了很多事以后,尤其特别突发的一件事情,造成了他们命运的转变,他们怎样活下来的。”

以小家喻大家是《地久天长》的最精彩之处。从剧情的复杂度、时间的跨度和各项技术的完成度上看,整部影片厚重、沉稳。王小帅用冷静的方式讲述了中国普通工人家庭在计划生育、下岗大潮和失独等大小背景下激荡的30年,同时用他们的个人经历来映射社会与国家30年的一系列巨变,使得不同年龄阶层的观众都能在电影中找到打动他们的点,并看到他们自己,或是看到自己的父母、朋友与远近亲疏的各位长辈。

图片 10

在东京电影节得奖时,王景春说这个奖像翅膀让他在电影的天空继续飞翔,要点亮黑暗,王景春那时说这个奖是对自己十来年坚持追求的一个肯定,也是一个鼓舞。“让你在这条路上继续往下走,而且会走得更好。我喜欢表演才做演员。得奖归来,生活、工作没变化。片酬是否涨,要去问我的经纪公司。可能好电影更多了吧,选择性更多。”

有评论这样说,《地久天长》是中国家庭的变迁史,也是一部中国近30年的变迁史。经历过纯艺术片探索、在艺术与商业间摇摆阶段的王小帅,在这个时机下拍出《地久天长》,并不意外。就像贾樟柯的《山河故人》一样,王小帅也将目光投向他曾经熟悉的那些地方,从20世纪80年代一直讲到如今,展现普通中国人面对各种命运的隐忍和坚强,用王小帅自己的话来说:“中国的老百姓,很伟大。”

2月16日,咏梅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银熊奖瞬间,王小帅激动拥抱她。
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在《地久天长》中,王景春要从壮年演到老年,跨度很大,他表示刘耀军这个人物就是老天特意安排给他的角色,无论是技能还是性格,都与自己极为相似。

对于将片中人物性格塑造得宽容隐忍,王小帅坦言,自己是从周围的父辈身上感受到的。“一个人不管遇到多大挫折,他们都坚强活下来,还能宽容对方,这是很了不起的,是我的理想。所以我想把这样的福报放在电影里,让这样的福报扩散出去,要宽容善良。”

澎湃新闻:和王景春老师两个人一起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奖都拿了,是不是意味着这两个角色是必须相辅相成相互成就的?

柏林获奖王景春说五年前自己站在台底下,今年站在领奖台上了。“我尤其感谢王小帅和刘璇让我来演这部电影,拍出一部这么好的艺术电影,展现了中国的现状。我生活在刘耀军的世界里。我还要感谢我的搭档咏梅,我们之间配合是多么默契,谢谢我剧组的同仁们,我的表演老师赵国斌,在背后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我想对我在天堂的父亲说,好久不见,老爹。我也要把这个奖给这个女儿,让我知道做父亲多么美好。今天,所有人都是因为电影聚到这里,愿全世界所有情感和爱都能长存。”

该片在放映后,有海外影评人第一时间发布影评,表示该片是今年柏林的一大惊喜杰作:“令人心碎却不浮夸,剧本很棒,演员表演也非常细腻贴切,太棒了!”对于观众的好评,王小帅表示,《地久天长》虽然瞄准的是中国30年的人情与社会变迁,但家庭关系与亲情纽带,让这个中国故事引发海内外观众的情感共鸣。

咏梅:对手戏都是要互相成就的,这样才能出来打动人的经典人物形象。但是难得碰到这么默契的演员,这是比较幸运的。我们两个可能在表演的方向上,处理角色的方向上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对理解人物,对表达人物的路径上,都是喜欢细节化的处理。所以说这个东西是一拍即合的。

虽然是老戏骨,但王景春演了很多小人物,他表示自己并不担心不受重视。“作为演员我有多面性,如果是好的导演,他们都会知道我有多面性。”

澎湃新闻:怎么看待王丽云这个人物,和她所经历的苦难?

“新”女主

咏梅:我非常同情,非常能理解。感到她很可怜,也很尊敬她,因为她是一个经历了死亡,然后又重新面对生活,还能笑着面对生活的人。我尊敬他们两口子。

49岁获大奖 咏梅直呼“幸运”

图片 11

凭借同一部作品,让男女主演同时获奖,这在柏林电影节上是第三次出现,说及此,王景春笑说是因为评委觉得他们演的实在太好了。“给谁奖都应该,不能单独给。他们见过银幕上的夫妻,没有像我们俩这样默契的,给了一个另一个也一定要给。”

《地久天长》剧照,刘耀军、王丽云夫妇给儿子刘星洗澡的画面,因种种原因未出现在成片里,导演王小帅后来多次表达遗憾

《地久天长》是咏梅第一次主演电影,成为在张曼玉和萧芳芳之后,第三位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的中国女演员。

澎湃新闻:对丽云这个人物的表现是一开始就很笃定的,还是不断摸索出来的?

非科班出身的咏梅出演过很多家喻户晓的影视作品,包括《中国式离婚》《悬崖》《刺客聂隐娘》等,《地久天长》是她主演的第一部电影。49岁获奖,咏梅有些激动:“在这个年龄还能拿这个奖,非常幸运。”但她也表示自己很紧张:“拿了这个奖之后,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懒地生活了。”

咏梅:是很笃定的,因为我相信导演眼光是对的,他知道我一定是可以演好这一类角色。而且那个剧本给你很饱满的心理依据,感情太饱满了。所以我那时候就觉得这么好的剧本,一定是有信心去演好的。它可以给你太多抓手,所以你也可以借助剧本去表达得很充分。

咏梅感谢王小帅导演选她做这部电影的主演,她说自己读剧本的时候,眼泪几乎就已流干,所以在首映的时候并没有哭出来。这次她饰演的王丽云要从壮年演到老年,年龄跨度很大,咏梅表示最难的还是老年时期的带妆表演。

澎湃新闻:这样非常大的跨度,只截取其中很小一段状态跳着演的方式是否有额外的困难?

生活中并没有孩子的咏梅这次在片中扮演母亲,还要演失去孩子的母亲,在拍摄这部影片之前,她曾经和失独家庭的父母交流过,“我和他们聊了七个小时,我觉得我是能理解他们内心的痛的”。

咏梅:如果这三个阶段它是打乱了拍的,可能会有一点难度。但是我们这个戏基本上都是顺拍。因为牵扯到一个化妆的问题,老年妆花的时间是很长的,你不能临时化一次妆就去拍,这样你能在一个状态里面,把那整个的时期都完成,其实对表演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捧新人

不争不抢,没有什么是绝对必须的

王源获认可感慨没拖后腿

澎湃新闻:这次专门请了英国非常棒的特效化妆团队,看到自己更年轻和更老时候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感慨?

《地久天长》凝聚众多老戏骨,由此使得“流量明星”王源的加盟,备受质疑,王源塑造的叛逆少年刘星受到观众的高度认可。王源表示:“还行,没有给大家拖后腿。”他还自曝观影时哭得稀里哗啦。

咏梅:我在是试妆的阶段,还挺害怕看到自己化妆化成老年人的样子,尤其我们取完了模,我看到自己被取下来的那个翻模的样子,就想我老年得是什么样啊?那时候其实还蛮害怕,有一点点不想看到。但是英国的化妆团队他们技术很好,他们弄完了以后,这个人物不是被丑化了,而是对你有帮助,让你相信自己是老年人,这种相信又给你的表演带来自信。

此次是王源首次以演员身份受邀参加柏林电影节,他坦言这次是近期最紧张的一个行程,虽然是带着作品来,心里有底气,但还是会慌,害怕因为自己演得不好,拖累别的老师。

完成这三个年龄段的状态,我自己还是很满意的,觉得好开心。

对于王源,王小帅、王景春和咏梅等都给予赞扬。对于大家的夸奖,王源谦虚感谢了导演以及各位前辈老师的指导,让他对表演有了新的认识:“演一个角色不仅仅是说出台词,做出开心或愤怒的表情,是真的要融入角色中去。”

图片 12

供图/视觉中国

《地久天长》剧照,年老时的刘耀军、王丽云夫妇

观察

澎湃新闻:看自己年轻的状态呢?会感慨岁月流逝吗?

柏林电影节明年改期将在奥斯卡后举办

咏梅:年轻的时候我没有太大感觉,因为现在的科技让人很容易就能看到自己年轻的样子。你只要打开手机,P个图,每天都能看到。

2020年是柏林电影节的70周年,将改至2月下旬至3月1日之间举行,这意味将在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举行。

澎湃新闻:所以你也喜欢用美颜相机吗?

去年奥斯卡宣布,2020年的颁奖典礼可能提前至2月9日举行,比往常早两周。显然,柏林电影节为此推迟2020年的举办时间,也是不得已的“自救”举措。

咏梅:我是不开美颜功能的,因为我觉得那是个假象,和别人拍照的时候别人开,你happy开心就OK,但是别忘了这不是真相,有的时候你要接受落差。

此外,在担任柏林电影节主席将近20年后,迪特·科斯利克今年将卸任,这意味着,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落幕后,“科斯利克时代”也画上了句号。第70届柏林电影节将由卡洛·查特尔接任主席。

澎湃新闻:看到之前的采访里面有说到过因为不是科班出身,你对表演一直没有什么信心。现在还有这样信心不足的状态吗?

本组文/本报记者肖扬

咏梅:可能是表达有误吧,我对表演一直是有信心的,如果要说不自信,我觉得更多是从属性上讲,我一直是对我演员这个身份不确定,我到底是演员吗?演员应该喜欢站在前面,要站在舞台中间,喜欢接受掌声……这些我都不是。因此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算不算演员。

朱丽叶·比诺什曾给女演员的忠告就是说,你们要去争取,你们不要去等待。我就觉得我不是这种类型的。

澎湃新闻:有过试图争取的经验吗?

咏梅: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必须的。

不让欲望带着跑

澎湃新闻:过去这些年你是演电视剧更多,有些人说电影和电视剧演法不一样,你的经验呢?

咏梅:不是表演方法的不一样,是和环境有关。电视剧可能需要不断重复的,啰哩啰嗦的。电影其实更多的是表达,可能一个镜头,一个眼神就是一种含义。这种状态是不一样的。电视剧大量的依赖台词,电影可能有的时候是一句话,会更艺术化。

澎湃新闻:理想的拍戏状态是什么样子?之前看到你曾经“抱怨”过说在现场想要讨论剧本更深入一些,但被认为是浪费时间。

咏梅:大概从2006年的时候,感觉到电视剧这个行业的商业氛围太重,你的工作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干活,跟艺术没什么关系了。有的时候你想好好去表达一场戏,都没有时间了。有时候人家为了尊重你,也同时是为了尊重艺术,但最后确实给别人添麻烦了。我坚持过,后来发现就是添麻烦,就不坚持了,就觉得拍电视剧没意思了。所以后来也觉得拍电影可能会更好,大家可以充分去讨论,艺术是跟心灵相关的东西,我就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你要完全跟这搭不上边就很乏味,我会觉得是浪费生命和时间。

图片 13

《地久天长》剧照,王丽云与养子“刘星”

澎湃新闻:银幕上演了很多次母亲,生活里并没有孩子,会觉得在角色的理解和体验上有所缺失吗?

咏梅:没有,我在这方面真的是没有什么困惑的。至少曾经有也是很快把困惑解决掉了,但是什么时候我忘了。我觉得演母亲就是演爱,你爱就好了。你也是孩子,你妈妈也给过你,你感受得到的。

澎湃新闻:你得奖那天还有很多人惊喜地“扒”出你是《Don’t break my heart》
MV的女主角啊,作为摇滚乐手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体验呢?(注:《Don’t break my
heart》是黑豹乐队的代表作,咏梅的丈夫栾树曾是黑豹的键盘手、主唱)

图片 14

《Don’t break my heart》 MV截图

咏梅:没什么特别,全世界谈恋爱都是一样的。作为妻子,就是一样过日子。但他还是一个热爱生活和音乐的人,没有变成一个“油腻的中年人”。

澎湃新闻:小帅导演给你本子前,你说有4年没过剧本。这四年你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会焦虑吗?

咏梅:就是过日子,休息,做运动,看看书,完全就是过生活。焦虑在我这个时期已经没有了,我早就已经把焦虑解决掉了。焦虑太可怕,如果焦虑可能就没法正常生活了。

澎湃新闻:所以还想再请教一下怎样解决自己的焦虑,包括你也从来不接电话,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咏梅:解决焦虑是一个挺难的事情,但其实又特别简单,就是你放下这个事情,不要执着。让你焦虑的无非就是“欲望”层面的东西,要么它拽着你跑,要不你就随缘。把这个看清楚了,然后放下,当然放下是需要你看清楚、需要时间的。你就耐心一点,你给它时间,只要你想离开它的话,你就可以做到。

澎湃新闻:这些年大家开始越来越多地呼唤实力派演员的回归,包括一些真人秀的风行,有没有关注这些现象?

咏梅:我不是特别关注,但多多少少有听说。这就可能是说这是时代的变化,是规律。早晚要呼唤的,因为人是需要心灵喂养的,不然你不会有安全感。当你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你一定会去寻找安全感,这就是自然变化规律。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