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录了肆十一回人性的选拔,盛代元音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从头到尾的看完了,两个小时五十分钟。点开电影

人戏无分、出神入化、风华绝代,这是袁四爷对程蝶衣对虞姬的评价,实际上他也是一个入戏的疯子,也是对于艺术自身的一种完美追求,而对于程蝶衣来说,袁四爷是一个知己,一个把自己戏化的人生再向前推了一步的人,而这种推进却让程蝶衣越来越难以走出自己的舞台,走出那不疯魔不成活的世界。他给日本人唱堂会,说倾慕是懂戏的,当国民党以汉奸抓走他的时候,他没有在法庭上说是日本人拿着枪顶着他唱戏,而是说:“堂会我也去了,我也恨日本人,可他们没有打我。”还说:“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能传到日本过去了。”他给日本人唱戏,他给国民党唱戏,他也给共产党唱戏,在他心里,唯有舞台,唯有虞姬,唯有戏化的人生。当文化大革命即将到来的时候,当面对自己曾收留的小四提出革命样板戏是不是京戏的时候,程蝶衣说:“京剧说白了就八个字:无声不歌,无动不舞。不是说现代京戏不好,只是不实,缺少情境,玩意再好也不对头。”这是对艺术的完美追求,这是一种戏化的痴迷,但是小四却说:“我不明白,古时候英雄美人上台,就是京戏,劳动人民上了台,就不是京戏了。”在日趋紧张的革命岁月,不管是段小楼还是那爷,都在寻求一种保护,所以他们可以背叛,可以撒谎,但是程蝶衣不行,他坚守着京戏,坚守着艺术,坚守着戏化生活。

清末,小楼要带蝶衣去花满楼时,蝶衣大发雷霆:只想和师哥唱一辈子戏;

什么说明,就感觉应该很好看。

所以当段小楼去找花满楼的妓女菊仙,并且假戏真做成了夫妻的时候,程蝶衣构建的那个世界坍塌了,他无法面对霸王的背叛,无法面对舞台的背叛,在于他来说,人生就是永远的舞台,就是一辈子演戏,一辈子被保护,一辈子成为虞姬,“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便是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生,而在这戏化的追求中,他把段小楼背叛的愤怒发泄到菊仙身上。他从来叫她“菊仙小姐”,他把段小楼和菊仙的“爱情”叫做“黄天霸和妓女的戏”,这戏不会演,师父没教过,当段小楼因为得罪了日本人被抓,菊仙希望他能去解救的时候,他能答应的唯一条件便是让菊仙回到花满楼。他的这种鄙视一方面是因为霸王的背叛,另一方面却也是自小失去正常母爱的一种报复,而这种报复在某种程度上又回归到了自我的宿命,所以这对他来说,是永远不能回去,他必须活在舞台上,活在虞姬的世界里,而当段小楼和菊仙成婚享受男欢女爱的时候,他则在痛苦的抉择中找到了对京戏有着特殊感情的袁四爷。

菊仙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段小楼,后来也包容了程蝶衣(蝶衣却从未接受)。

哭着想着:小豆子,你怎么就这么死了?

Farewell to My
Concubine,其实这现实的舞台上再无爱妾,再无虞姬,再无“盛代元音”的艺术世界,因为霸王早就死了,小豆子早就死了,男儿郎也早就死了。

“虞姬”程蝶衣在小豆子阶段共经历了16次选择。

后有回来,从小赖子的死,到菊仙的死,从段小楼的维护到最后

他的霸王当然是小石头,是改名的段小楼,其实从入梨园开始,他就已经成为小石头身边不分离的小豆子,因为小石头给他温暖,给他照顾,不管是从前的小石头,还是现在的段小楼,不管是生活中的师哥,还是舞台上的霸王,他都找到了一种男性的保护,这种保护一方面是对他缺失父爱的弥补,另一方面却也是对他“女娇娥”身份的认同。或者说,只有在这像是戏剧里的关系中,他才有安全感。但是在程蝶衣面前的是一个人,一个有着更多欲望的人,一个可以背叛自己的人。或者可以说,在段小楼眼中,他只是在舞台上虞姬,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从来都是自己的师弟。“演戏得疯魔,没错。但如果活着也疯魔,咱在这凡人堆里怎么活?”他问程蝶衣,对于他来说,舞台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而生活永远在舞台之外。

这三人对于自己的想法一直都是坚定的,但也都有例外,恰好是那几次意外构成了整部电影的丰富人性。

挺过了所有的苦难,那些折磨,那些灰暗,那些不能自己的日子

但是,不管是曾经被异化的记忆,还是现在戏化的生活,对于程蝶衣来说,都通向一个悲剧性的结局,那就是和现实的脱离。而这种脱离在另外一个意义上,则是对于畸形现实的反抗,不管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共产党,对于程蝶衣来说,都没有区别,而这没有区别便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痴迷,便是永远站在舞台上的完美,也便是逃离不过的死,“这虞姬再怎么演,她总有一死不是?”而在段小楼被审问菊仙被翻出妓女的出生时,他却还在问段小楼,虞姬是怎么死的。段小楼愤怒地说:“那是戏,你还不看看现在外面这戏唱得是哪一出了?”外面的戏是小四的革命,是段小楼被批判,是打到牛鬼蛇神。在游街批斗中,段小楼揭发自己的妻子菊仙,说不爱她,要和他划清界线;揭发程蝶衣当汉奸抽大烟,揭发他“为了袁世卿,你当了……当了……”面对这欺骗,这谎言,这背叛,穿着虞姬戏服的程蝶衣站起来:“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段,段小楼你……天良丧尽,狼心狗肺,空剩一张人皮了!自打你贴上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完了,什么都完了!你当今儿是小人作乱,祸从天降。不是!不对!!是咱门自个儿一步一步,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的报应!!!我早就不是东西了,可你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那这京戏它能不亡吗?能不亡吗!报应!!!报应!!!”

菊仙做的第一个选择,是在花满楼一众爷们的围攻中选择相信小楼,从楼上跳下来,被小楼接住;

程蝶衣曾对着段小楼说,说好的的是一辈子,少一天,少一个时辰,

实际上,袁四爷对于程蝶衣也完全是一种艺术化的渴望,“入纯青之境,有点意思。”这是他第一次看《霸王别姬》对程蝶衣扮演的虞姬的评价,“霸王回营到底是走五步还是走七步?”这是他对段小楼提出的质疑,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京戏不一般的理解,另外一方面也表明段小楼已经开始了一种“凡人堆里”的生活。对于袁四爷的出现,段小楼的鄙视似乎是对于钱财的鄙视,而程蝶衣却以一种防范的方式保护自己。但是当段小楼进入和菊仙有关的生活,进入远离舞台的生活的时候,他一方面是拯救,在关师傅面前,他们下跪,他们请求师傅照例打屁股,在不唱戏的段小楼面前是那个曾经捅过小豆子嘴巴的烟管,关师傅让他用同样的方式处罚段小楼,但是这种对于秩序和仪式的回归到底有没有用,关师傅在为徒弟解说“夜奔”这一出戏时,终于像一个雕像一般倒下身去。这充满着隐喻的情节或者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艺术的一次真正溃败。

被蝶衣救回来之后,看不起蝶衣为日本人唱戏的手段,没有选蝶衣,而是选菊仙;

做霸王项羽。相识本就是一种宿命的错误,相知相守本就是不可

这是异化的童年,被切断的第六指,卑微而羞辱的出生,“我本是男儿郎”的鲜血惩罚,以及被猥亵的记忆,生生地把他推向一个“女娇娥”的阉割人生,即使成了角儿,即使改名成了程蝶衣,他也依然有一个叫艳红的母亲,有一个被玷污的身体,也总是听到街上传来冰糖葫芦的叫卖声。而在这成长的舞台上,程蝶衣用一种戏化的方式命名了自己,这是和异化的自己告别,这是和不堪的往事告别,如果说异化是一种被迫泯灭式的现实,那么戏化是主动争取式的生活,他成了程蝶衣,他也成了虞姬,一个需要霸王的虞姬。

这样两个角色已经算是简单,影片《霸王别姬》的故事经历了多个历史时期,也刻画了人们多达45次的人性选择,所以整部电影显得极为复杂,多面,真实,又很丰富。

从一开始,整个剧就渗透着宿命的基调,从到了戏院,再到出逃

男儿郎变成了女娇娥,这是入戏,对于小豆子来说,却是对人生的解构,在那鲜血流出的一刹那,他似乎开始朝着“成角儿”的理想迈进,向着改变自己卑微而羞辱的出生迈进,但是这种改变却是一次真正的异化,一次自我确认开始的异化,他转变的痛苦不写在脸上,写在内心最隐秘的地方,从此伴随着走上舞台走向未来。而张公公那黑暗角落里的猥亵则彻底把他推向一个异化的人生,这异化是极端的阉割,他说我要撒尿,而在他面前是被窥视的恐惧,是穿着肚兜的张公公,是墙上挂着的春宫图,当张公公将他摁倒在床上的那一刻,他关于“男儿郎”的坚守彻底奔溃了,他是被阉割的人,他成了女娇娥,而且是受辱的女娇娥,从此一生再也走不出来。

为了过太平日子,不让小楼唱戏;

自己在自己的内心和现实中挣扎。我们作为观众,是处在戏外的

但是,逃离没有终点,他们必须回来,而回来意味着新的暴力的开始,这是不可逃的宿命,当小赖子喂饱了自己然后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他或许已经在甜甜的冰糖葫芦里完成了自己最卑微的理想。但是这死对于小豆子来说,却依然是一个悲剧,一个生生切下那多余手指的痛。而这种痛并非只是被自己看见的小赖子,而在内心里完全变成了对真实自我的确认,“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他篡改了台词,本是男儿郎是他真实的现实,女娇娥是他被异化的人生,他反复地念错,反复地“思凡”,反复要把自己从宿命的、异化的世界中解救出来,可是得到的是“又错了”的痛打,甚至是小石头用烟管捅进嘴巴里的惩罚,从嘴角流出的是鲜血,和小赖子放在嘴巴里的冰糖葫芦的味道不一样,那是一股腥味,一股永生难忘的腥味。但是在这处罚、这暴力终结的时候,他却以一个救赎般的微笑立起身来,挥动衣袖,终于唱出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这两人的行为也符合他们的人设,一个是女人,一个是艺术家。

在菊仙死的时候,我仍然在想,小豆子啊,你怎么没有一起死?

在这种溃败面前,程蝶衣也开始了某种放逐,一方面他抽鸦片麻痹自己,另一方面他却在袁四爷的知己式的交流中找到了倾诉。段小楼与菊仙定亲,程蝶衣独自仰躺在椅上。还是那未卸的妆,还是那艳丽凄迷的虞姬,却在镜子照映的身影里落下叹息,霸王只是一个舞台的传说,而现实的段小楼已是菊仙的丈夫,这是如何的凄凉,这是如何的悲苦,这是戏化理想的覆灭。而那空洞的身影之后,却是一根长长的翎子,斜斜伸入镜中。“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景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袁四爷的到来,给了他另外的舞台,那是一柄赠佳人的宝剑,那是月夜下的醉酒,那是一出红尘知己的戏。在为日本人唱那一曲《贵妃醉酒》的时候,底下是拿着枪的日本人,台上是他一个人的表演,他已入戏,那管底下坐的是谁,而在楼上,也只有袁四爷认真地看着,他是他的虞姬,而他是他的观众。而当抗战胜利,面对国民党以汉奸罪抓走程蝶衣的时候,在法庭审讯的时候,袁四爷亦是用一种对艺术的理解来驳斥那些审讯者:“程当晚所唱是昆曲《牡丹亭》‘游园’一折,略有国学常识者都清楚,此折乃国剧中之最精粹,何以在检察官先生的口中竟成了淫词艳曲了呢?如此糟践戏剧国粹,到底是谁专门辱我民族精力,灭我国度尊严?!”

对于段小楼而言,蝶衣是戏,而菊仙则代表着真实的人生,有时候他的天平偏向蝶衣(戏),更多时候偏向菊仙,还有的时候偏向他自己,他知局势,并且每一轮势力洗牌的开始都能做到不低头,但后来都屈服了。

,却终是因为受不了回忆,受不了世事无常,自刎在霸王的刀下

这是如自刎般的戕害,这是走得太远的命名,这也是永远回不去的现实。“虞姬为什么要死?”这个问题是程蝶衣一生解不开的疑问,却早已经写好了答案,也早已演绎了结局。当那个名叫“小豆子”的孩子看见自己多出来的指头被母亲生生切下来的时候,这一种“多指畸形”的命运就已经在他面前展开了带着腥味的人生。“娘,手冷,水都冻冰了……”这不是麻木,是需要温暖的寒冷现实,是需要保护的羞辱出生。但是在他面前是摆脱不了的宿命,风尘女子的母亲永远让他成为被耻笑的对象,即使烧掉了那从窑子里带出来的棉袄,即使含着暧昧之笑的母亲已经离开,但是那被耻笑的出生却永远也涂抹不掉,就像切下手指的痛,一直在内心里滴血,再无结痂的可能。

蝶衣最后一次告别小豆,是他坚持捡了那个男婴(小四)。师傅跟他说的“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不仅是对被丢弃的婴儿说的,也是对小豆子说的。后来我们知道,他捡起的生命不是希望,而是灭亡。

从那句“我本是男儿郎”,到最后拔剑自刎,从始到终,他都是

他说,二十年没一块唱了,他却说,是二十一年;他说是十年没见面了,他说是十一年。一个霸王,一个虞姬,一个程蝶衣,一个段小楼,一个小豆子,一个小石头,在清晰或者不清晰的时间里,在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人生中,处处是传奇,也处处是现实,他们从一九二四年的北洋政府走来,从一九三七年的抗日战争走来,从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中走来,从一九四九年解放军进驻北平走来,从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革中走来,而当最后再次走上舞台,再次被灯光追影,再次演绎“霸王别姬”的离别时,一把剑抹过脖颈,便是真正的“四面楚歌”,便是“人纵有万般能耐,也敌不过天命”的宿命。

只是文革的时候,揭发蝶衣,也揭发了菊仙。

经全黑了。好多的头绪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其实还有一些地方没有看

这是呐喊,这是反抗,这是戏化人生最后的情境,但是正像那舞台上永远的虞姬一样,必是一个死的结局,这死是“汉兵杀进来”的绝路,是“我不是男儿郎”的毁灭,是“快将宝剑赐予妾身”的决绝,而最后拔剑自刎只不过是对于死亡的另一种艺术化演绎。在程蝶衣所有看见的经历中,有四种死亡,小赖子在“成天要拿冰糖葫芦当饭吃”的满足中自缢,是一种理想之死,袁四爷被当成反革命分子,在“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声讨中,绑着五花大绑迈着最后的戏步死去,这是知音之死;菊仙在文化大革命丈夫的背叛中,用那一身的红衣裳,点着的红蜡烛,摆放的红绣鞋,为自己的死画上了句号,这是一种被玷污的母性之死,他仿佛是程蝶衣封尘母亲的投影,当他犯了毒瘾割破手指的时候,他痛苦,他挣扎,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手指被切下来的那一幕,“娘,手冷,水都冻冰了……”菊仙抱着他,仿佛是母亲对他最后的温暖。而最后程蝶衣自己在舞台上的死去,则是一种真正艺术之死,他对艺术追求,也是逃避,别人是唱戏,他却在用生命在演戏:“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一辈子是不能差一年,不能差一个月,不能差一天,不能差一个时辰。

后来菊仙看了小楼的“霸王”戏,选择了小楼:从良;

的时候,外边的天还是透亮的,现在关掉了播放器,发现外边的天已

小豆子面对的是父爱缺席的人生,而母亲在他心里也变成了一种劫,这是他异化的开始,而当母亲把他送到关师傅那里学艺,也并非是摆脱宿命的开始,咿咿呀呀的梨园给他的不是归宿,不是衣食,而是一种暴力的美。练功时的板子,一记一记敲在他心里,唱不出要打手板,是要让人不犯错,唱得出也要打,是要让人记住下次还这样背。他看见小赖子被打红的屁股,他看见小石头在雪地里盯着盆子练功,他也看见自己被打痛了的手掌。“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这是成角儿的必经之路,但是对于小豆子来说,这是继续的异化,就像一步步切下手指的疼痛。所以他和小赖子在打开大门的时候,会想着逃离,那是别样的世界,那里有风筝,有和自己一样的孩子,还有甜甜的冰糖葫芦。这冰糖葫芦是属于小赖子的理想,是他渴望的生活,“吃了冰糖葫芦,我就是角儿了。”角儿是他们跑出去在那戏院子里看到的痴迷,看到的疯狂,看到的霸王和虞姬,看到的“盛世元音”的横匾。小豆子夹在群众中第一次看见了舞台上英武的霸王,第一次看见了众人高喊的角儿,他哭了,像是看见了自己,看见了可以保护自己的英雄。

蝶衣却从未接受菊仙的任何善意,除了戒烟的那次迷迷糊糊的时候,

我们自己一步步走来的。也只有程蝶衣看透了这一切,但是这样

原文地址:

程蝶衣认为段小楼不能跟菊仙在一起,毁了戏,

懂,很多人物的表情没有猜透。在文革的互相揭发中,为什么段小楼

“十一年后”的灯光亮起,“十一年后”的板子响起,“十一年后”的舞台只剩下霸王和虞姬,只是“快将宝剑赐予妾身”已经变成反复吟唱的台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也变成了回不去的错误,那一幕《霸王别姬》已成逃离的传奇,台下是关门开灯一个人的戏迷,台上是“汉兵杀进来”的生离死别,是戏剧,也是现实,是演出,也是真实,一把闪亮的剑拔鞘而出,如此迅疾,如此锋利,霸王一回头,是一个空廖的结局。唤一声“蝶衣!”又唤一声“小豆子!”却再无回应,世上再无小豆子,世上再无程蝶衣,舞台上也再无虞姬。

菊仙救蝶衣,蝶衣不听;

太过于清高。太过于执拗。也太过于痴恋。

在“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重要问题上,《思凡》里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小豆子总共唱了7次,前面5次每次都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直到小石头用烟枪戳他嘴才唱出了那句“我本是女娇娥”。

的生活,太过于在乎一切,只是觉得,他不适合程蝶衣,不适合

段小楼:人生是人生,戏是戏

少一分都不是。但是最后,没有守住诺言的却是他自己。

蝶衣被换角的时候,选择罢演,要和蝶衣一起;

中有太多的感情,我只看到不合于世的无奈苍凉,和痴恋。我却

程蝶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疯魔不成活

剑?最后只剩下菊仙和程蝶衣的时候,菊仙回头两次想要说却终是没

不唱戏被师傅教训,小楼心里是有戏的,因此菊仙维护自己的时候,打了菊仙;

却还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适应。

前后逆反的角色,是“农夫与蛇”故事中的小蛇——小四,从小被蝶衣捡起,后又跟着蝶衣学戏,程蝶衣、段小楼以及菊仙等人沦落到被批斗的局面,是因为小四选择了文革时期的“新社会”,背弃了这所有人。

时代格格不入。

在蝶衣和菊仙之间,选择菊仙;

你我。他不曾懂得小豆子要的是什么,他不曾理解,也没有尝试

小楼被抓,为了说服蝶衣救小楼,答应回花满楼;

了段小楼,看清了时代的疯狂,他仍然痴迷着小楼,痴迷着京剧

而菊仙认为段小楼不能跟程蝶衣在一起,因为程蝶衣痴迷于戏曲角色而不分时局,会给他带来灾难。

在小赖子死的时候,我想,小豆子你为什么没有一起死?

蝶衣揭发她是妓女,小楼说“不爱她”要和她划清界限,随后她穿着当年的嫁衣自杀。

活,我们看清了,他本就是虞姬,从项羽身边来,他本就不属于

紧接着被张公公宠幸,可以说,小豆子的身与心都受到了外界的强制性重塑。同时也开启了他的“虞姬”之路。

过。不是责难段小楼,只是觉得他太过于世道,太过于追求平静

《霸王别姬》里的第1次选择是由小豆子的娘作出的。小豆子的娘——一个妓女(蒋雯丽饰)在街头看到梨园行的戏,便决定让小豆子学戏,小豆子有六指,梨园行老板认为其不适合唱戏,但小豆子娘狠下心切了他一根手指。从此小豆子开始了他的戏班生活。

环相扣的宿命。就像程蝶衣对段小楼说的那样,现在的一切都是

在电影《霸王别姬》中,也有这么两个角色,不过一个是从一而终的顺应时局,一个是由正入邪。

人,然而我不敢说我能够理解程蝶衣的痴情执拗,何况是戏中的

程蝶衣一直是比较坚定的“不疯魔不成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要他选男选女,他生来只会选男,往后只知道唱女;要他选戏选苟且,他永远选戏;要他选霸王选其他,他永远选他的霸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噗先森家的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该帮蝶衣戒烟的时候帮他戒烟;

段小楼,一个生活在夹缝中的男人,看似是豪爽的,不顾一切的

菊仙也向蝶衣吐过唾沫,但她也越来越包容和理解蝶衣,

段小楼对程蝶衣好,对菊仙好,然而最终看来,他对谁都不够好。

师傅教训小楼和蝶衣,维护小楼被打;

,然而最最怕事的还是他,逃避的那个人还是他。“从一而终”

蝶衣以汉奸罪被抓,菊仙智逼袁四爷救人;

是眼中含泪需要他安慰守护的小豆子。

在各类影视剧中,角色设置多为英雄、良人从一而终,反派最后改邪归正。

自己的虞姬,或者只是纯粹的京剧。可怜的是,程蝶衣纵使看清

文革时期,在红卫兵的压迫下,小楼将蝶衣珍视的“霸王”剑扔到了大火之中,菊仙捡回了剑;

要揭发程蝶衣,为什么程蝶衣要揭发菊仙,为什么菊仙要去抢那把

这一次的出逃,使小豆子在戏曲上的境界又进了一步,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小赖子的死堵住了小豆子叛逃京戏的最后机会,他往后的一生无论成不成角儿只能尽于戏曲。正是由于这层层的逆境、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才有了后来的戏痴程蝶衣——人生和戏被打磨成了一体。

的“揭发”,从执笔画眉到拔刀自刎。。。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环

小豆子最开始做了3次选择才融入戏班氛围:其他孩子说他是窑子里的,并且把他娘留给他的衣服挑到了地上,他没有捡起衣服反而选择了烧掉,并且拒绝其他伙伴给予的帮助,直到小石头因为帮他被罚,他终于接纳了小石头,融入了这个集体。

在袁四爷死的时候,我在想,小豆子你怎么没有一起死?

最后在文革结束的时候,在段小楼的身边,他拔剑自刎,那表情

该救蝶衣的时候救蝶衣,愿意向袁四爷低头;

这样一个时代,本就不是什么小豆子。

蝶衣被红卫兵抓住,没有攻击小楼,而是用最毒的话揭发菊仙;

一个唯一的看透了一切的人却没有能够顺应一切,尽管看透了,

民国时期,蝶衣以汉奸罪被抓,不说是被日本人逼着唱戏,说的是日本人懂戏,关注的是京戏的传播;

最后段小楼在发现蝶衣自刎后,先喊了蝶衣,又喊了小豆子。在

在人生和戏之间,选择人生;

程蝶衣,就像段小楼说的那样,不疯魔不成活,他的人生就是一

到了近代,蝶衣和小楼一起排练《霸王别姬》,蝶衣拔剑自刎。

他终不是他的虞姬。

菊仙两次为蝶衣披上衣服,蝶衣无视;

求的妄想,那又何来的相伴终生。

蝶衣戒烟痛苦,含糊叫娘,菊仙便以“娘”的身份安抚他;

这样的时候,程蝶衣终也不过是幼时的小豆子,是那个倔强的总

当打开了外面花花世界的大门,有小赖子成了角儿就天天想吃的冰糖葫芦,有满屏的风筝。苦于天天挨打挨罚的练戏生活,小赖子和小豆子选择了出逃小石头也选择了放他们走。但是,两人在外头看了角儿唱的《霸王别姬》之后都流下了眼泪,小豆子看上的是楚霸王,小赖子看上的是角儿的光环,小豆子选择了回戏班,而表面上活泼开朗的小赖子选择了死亡

,终于,他完满了虞姬的戏,也是最后,我们了解了不疯魔不成

小楼得罪日本人被抓,蝶衣第一时间救他,去给日本人唱戏;

其实最后我也迷惑了,到底程蝶衣痴迷的是段小楼的霸王,还是

文革时期,小四得力于红卫兵,抢了虞姬的角,小楼没有向局势低头,要和蝶衣一起罢唱,不料蝶衣却反常地没有任性,让小楼去唱;

终不知是时代误了人,还是人不适于时代。

从一而终的角色,是英达所饰演的戏园老板,在清朝末期,跟随红人张公公,在程蝶衣、段小楼成角时捧这二人,在文革时期又站出来揭发二人。

很久以前就想要看这部电影了,虽然一直都知道这部电影,没有

菊仙:小楼是第一,人生太平是第一,没有第二,没有其他

有说出口的又是什么?

蝶衣被小四顶了角,被整个舞台抛弃、孤身一人时,菊仙为他披上衣服;

人物,何况是那样的时代,那样的段小楼。

虞姬之路

,他始终没有记住师傅的教诲,他始终都是一个戏外的人,如同

日本人进城那天,妓女菊仙前来投奔小楼,蝶衣直接炮轰二人是“黄天霸和妓女”,并且决定以后和小楼分开唱戏;

如他师父所说,是他师哥小石头(段小楼)成全了他。从这一次的选择对小豆子整个人生造成的巨大影响,从他能把虞姬唱成、唱到第一可以知道,唱一句“我本是女娇娥”有多难。

部戏,戏就是他的人生。他始终都是或在自己世界里的虞姬,与

民国时期,二人唱戏被闹场子,因担心小楼,不管不顾跑到人群中被打流产;

终是没有长相守,终是抵不过世事。

到了蝶衣和小楼被批斗的时候,菊仙捡起了蝶衣最喜欢的剑,蝶衣却把怒火迁就于无辜的她,说她是妓女,小楼是为她蛊惑。

而二人争夺的焦点段小楼则戏要唱、人生更要行乐,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